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小说 第五章 储君之争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18禁

时间:2019-08-07 18:13:51编辑:拇阅读

火爆新书《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是随波逐流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李贽,江哲,书中主要讲述了: 显德十九年庚午三月,赵胜薨,谥楚灵王,太子赵嘉灵前继位,下令沿用显德年号,立大雍长乐公主为后,大雍遣使祝贺,赠良马千匹,金帛无数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在线阅读<<<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免费试读


显德十九年庚午三月,赵胜薨,谥楚灵王,太子赵嘉灵前继位,下令沿用显德年号,立大雍长乐公主为后,大雍遣使祝贺,赠良马千匹,金帛无数。

中宫既定,朝野上下,咸思储君,谏议大夫罗文肃公进言,议立王三子赵陇为储君。

先,国主立长乐公主为王妃,王妃未有所出,乃遣陪嫁宫女侍奉太子殿下,殿下爱雍女美艳,多有宠幸,先后生三子四女,后灵王忧虑,立丞相尚维钧之女为太子侧妃,十四月,生陇,嘉登基,封尚氏为贵妃。尚氏出身名门,贤淑少妒,朝野以“子以母贵”旧例,请立其子。

王后闻之,大怒道:“哀家虽无子,焉知其后必无,况纵使终究无出,哀家昔日陪嫁宫女,皆大雍名门之女,至今已生二子矣,若论贵贱,岂不如尚氏,若要立储,立王长子可也。”

--《南朝楚史·楚炀王传》

显德十九年,国主死了,若是平常人死就死了,可是一个国主死了就是大事了,在国主晏驾前,我们翰林园将已经基本完成的崇文殿书目《崇文密藏》递了上去,国主大喜,虽然没有看到崇文殿的建成,但是他应该还算是瞑目的。

丝毫没有争议的,太子赵嘉在灵前即位了,然后就是改元、大赦天下这些事情,我们翰林院也忙得不亦乐乎,还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我们这些小官员虽然没有大多插嘴的余地,但是也很关心的,就是立后和立储的事情。立后,是没有异议的,虽然长乐公主常年住在行宫养病,算不上尽责,但是南楚名义上是臣服大雍的,而且长乐公主又是先王所立的太子妃,所以长乐公主仍然顺利地接掌中宫。但是立储就麻烦了,长乐公主没有生子,而她虽然才十九岁,但是常年卧病,大家都怀疑她是否还会怀孕生子,而且国无储君,必然不宁,所以大臣们都希望先立一个太子,赵嘉已经有四个儿子七个女儿了,因为长乐公主遣宫女伺候太子,所以大多子女都是雍女所生,但是这一点引起朝中显贵的不满,幸好先王在两年前将丞相大人的女儿尚芷兰指婚给太子做侧妃,虽然因为太子宠爱雍女,但是尚妃肚皮十分争气,生下了王三子赵陇。在朝中大臣看来,若是长乐公主所出,那自然是尊贵的,但是其他雍女的子女在他们看来都是血统不够纯正的,所以众口一词要求立赵陇为储君。

国主虽然贪花好色,但是也是一个聪明人,自然知道在这一点上大臣们是对的,所以虽然他不是很喜欢尚氏,仍然把她封为贵妃,立赵陇为储君,他也是赞同的。但是长乐公主因此大怒,和国主大吵了一架,独自返回行宫了,这下国主可就焦头烂额了,虽然他和长乐公主聚少离多,但是长乐公主十分贤惠,不仅让自己陪嫁的雍国美女侍奉自己,而且还常常支持自己广选美女充实后宫,所以他对长乐公主是十分尊敬甚至有点畏惧的。况且,尚氏是南楚贵女这个理由是只能君臣心照不宣的,所以赵嘉暂时停止了立储,并且暗示朝臣,除非说服王后,否则不能立储。

可是这一点可就难为死这些朝臣了,长乐公主自从下嫁南楚之后,经常深居行宫,南楚那些朝臣命妇就是想巴结也找不到门路,那些公主亲近的宫女现在基本上都是国主的宠姬,她们的儿子没有立储的资格,她们怨恨还来不及呢,哪里还会劝说公主呢,渐渐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梁婉。

梁婉既是长乐公主的闺中好友,又是先王的义女,在南楚虽然择婿未成,但是和南楚文武俊杰交情非浅,按理她是最好的说客,可是她却拒绝了。所以多日来已经渐渐平静的明月楼又成了车水马龙的所在。

我就在这种情况下再次来到了明月楼,本来我是不想来的,可是梁婉突然下帖子请我,我虽然对她没有企图,但是幻想一下也是难免的,更何况她的帖子我拒绝的话未免有点失礼。

我施施然的走进院门,绕过碧波,现在的明月楼前面已经种满了梨花,现在四月,正是梨花的花期,满园的梨花如云似雪,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沁人心脾的幽香,我向引路的侍女问道:“姑娘,请问梁小姐召下官来有什么吩咐么?”那个侍女俏皮地道:“那就要问小姐了,我一个小丫头怎么会知道,大人这样恭敬,奴婢愧不敢当。”我庄重地道:“俗话说,丞相家人七品官,梁小姐是先王义女,又是王后好友,怕是权势胜过丞相,那样说来,姑娘怎么也有六品了,下官才是从七品,自然要恭敬的。”那个侍女愣了愣,噗哧一声笑了,低声道:“奴婢听说我家小姐跟丞相大人讲,如果想劝王后,必须得大人出面。”

这回轮到我愣住了,什么时候我一个小小的翰林编修,能够说动堂堂的大雍公主,南楚王后了。半信半疑的走进明月楼,一眼就看到丞相大人和翰林院掌院学士坐在上首,梁婉在旁边作陪。我差点想转身就跑。但是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还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道:“下官拜见丞相大人,掌院大人。”

丞相尚维钧连连点头道:“好,好,听谢大人说你十分得力,近日就要升迁,果然是国之栋梁,梁小姐,人已经来了,小姐前次说只有江翰林可以说服王后,到底是什么缘由呢?”

我立刻看向梁婉,我和她往日无仇,近日无怨她为什么这样陷害我呢。梁婉在我们三人的目光注视下好整以暇的品了一口香茗,才开口道:“说句心里话,妾身原是大雍人,众位大人议立王子陇为储君,其中深意就是路人也都知道,王后又岂会不明白呢,如今负气离宫,正是最恼恨的时候,妾身受公主大恩,又得公主视若姐妹,若是劝她依从国主和众位大人,岂不令公主寒心,到了那时,就是公主有转圜的余地也不能答应了,所以梁婉是万万不能相劝的,但是妾身受先王青睐,也是感激涕零,怎忍见他泉下辗转,所以竭尽所能也要从中转圜,思量再三,想起公主自至南楚,雅爱诗词,每日手不释卷,曾对妾身言道,昔日名家,皆已身归黄土,不能一见,而今日大家唯有南楚状元江哲,读其诗荡气回肠,又同在南楚,每思一见其人,但恐君臣分际,男女有别,虽咫尺不能相见,足为平生之憾。妾身想,若是江状元能够觐见王后,以偿王后夙愿,然后栽请状元婉转陈词,王后必然心动。”

我差点晕过去,我难道很像白痴么,我一个小小的状元,在王后眼里恐怕只是弄臣一类的角色,我凭什么去影响王后,切切的看向丞相大人,希望他能阻止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可是我的梦想破灭了,尚维钧那老东西居然满面沉思,而掌院大人居然连连点头。就这样,我连反对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梁婉押上了马车,向行宫驶去。

在路上我郑重其事的问道:“梁小姐,下官曾经得罪过你么?”

梁婉含笑摇头道:“没有。”

我又道:“那么下官得罪过大雍么?”

梁婉眼中闪过一丝轻蔑道:“没有。”

我突然怒道:“既然如此我既非你的杀父仇人也不是负了你的薄情郎,你非要害死我做什么。”

梁婉一惊,然后又露出如花的笑容道:“状元公生气了。”

我已经恢复平静,冷冷道:“我办事不利是小,只怕会连累梁小姐呢。”哼,我就是死也要拉你垫背,我心里恶狠狠地想。

梁婉眉目流转,嫣然道:“状元公误会妾身了,妾身这个法子十拿九稳。”

我不在和她说话,因为觉得为了一件已经形成定局的事情争吵毫无意义,刚才的发怒不过是模仿平常人的心态罢了,反正就算达不成任务,也不能说我有亏职守,最多官升得慢些罢了。梁婉见我不说话,反而多了几分敬意,这令我心里警惕,虽然这几年没有见过她,她的事情我却是知道一些的,从她的行为来看,实际上是大雍间谍的可能性很大,否则怎么三年没找到如意郎君,我看她长袖善舞,在南楚朝野如鱼得水,绝不相信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子。说句不好听的话,在嘉兴我虽然只因为上当去过一次烟月楼,但是烟月楼当家的花魁云燕就是一个秀丽如仙,又精通琴棋书画的美女,石榴裙下从者如云,我看梁婉的行径,也就是一个高级的**戏子罢了,大概不同之处,就是她往来的都是高官才子,后台又硬,而且没有卖身罢了。

梁婉不知道我在腹诽她,仍然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闲聊。大约过了两个多时辰,马车终于来到了莫愁湖行宫,在经过禁卫的盘查之后,我顺利的进入了行宫,来到面对着莫愁湖的临波轩前,梁婉也不让人禀报,扯着我就往里走,两旁的宫女大概都知道梁婉不好惹,除了急匆匆的进去禀报,就这样放任我们进去了。

一走进房间,我就看见长乐公主身穿素色宫装,斜倚在锦榻上正在翻阅一本书籍,她笑盈盈地抬头道:“婉儿姐姐来了。”一眼看见我,立刻满面羞红地道:“什么人如此大胆,敢闯哀家的寝宫。”梁婉放开我,上前道:“公主,你看妾身带了你最想见的人来,怎么你还发火呢?”

长乐公主一愣,心中想起一个人来,惊叫道:“难道是江哲江随云么?”

梁婉回头道:“江哲,还不来拜见公主。”

我一进门就愣住了,当年见到长乐公主的时候,她正是大婚之时,身穿大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火爆新书《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是随波逐流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李贽,江哲,书中主要讲述了: 显德十九年庚午三月,赵胜薨,谥楚灵王,太子赵嘉灵前继位,下令沿用显德年号,立大雍长乐公主为后,大雍遣使祝贺,赠良马千匹,金帛无数

作者:状态:已完结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小说 第五章 储君之争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18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