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倾天下:凤舞烈焰

颜倾天下:凤舞烈焰

画楼妖月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3-15 05:02:32

在线阅读

《颜倾天下:凤舞烈焰》为画楼妖月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这样想来,萧君颜对她彻骨的恨便得到了解释,首先听

《颜倾天下:凤舞烈焰》免费试读

这样想来,萧君颜对她彻骨的恨便得到了解释,首先听凤家那个女人说凤烟笑在十几年前害了他的母妃,至于具体是什么她还不知道,不过想来应该对他伤害很大。其次,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为了她背弃了他。换做她怕是都会恨得要死,更别提他那种人了,不把她剥皮抽筋都是好待遇。

“那,那他……”莫言踌躇着开口将话题继续下去。

“这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

“这样啊,那他还挺爱她的。”

这句话说出口以后莫言只想扇自己两耳光。

然而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发现其中的怪异,只是闭了口,一时间牢房里又陷入了沉默。

沉默如水,整个空间都窒息下来。

过了好一会,莫言才幽幽开口道:“你们准备如何处置我?”这才是她目前最关心的问题。她不要这样要死不死要活不活地存在。

“你注定了要在这个大陆上生活。既然来了就该好好活着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兀自说着。

“这个大陆?什么意思?我本来就是这个大陆的人。”虽然这个灵魂不是但这具身体是啊!

“生于斯自然便要死于斯。种了什么因自然便要结什么果。”

莫言皱眉,他什么意思?这么超然出尘的男人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你?你究竟知道了些什么?”莫言的声音蓦地冷漠起来,这个男人不简单。

“没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他清冷说。

“你是先知?哈哈哈,我可是唯物主义者,虽然不怎么虔诚。不过既然你是先知,那大先知你便猜猜我……”她笑,亦不相信。

“不过一魄而已,孤魂野鬼还有何可说?”

“你……你……”莫言张大了嘴,满心满口都是吃惊,一种被人看穿的窘迫袭了上来。

“你,你既然知道,那么就告诉我如何回去可好?”她本就不属于这个地方,既然两处活着皆是苦那还倒不如选个自己熟悉的呢。

“回去?回哪去?生于斯就要死于斯。”他冷笑。

“什么生于斯死于斯,你神经病啊你!别以为你长得帅你就可以乱说话,我回去自然是要回我本来该在的地方。你们这个鬼大陆关我什么事?这个凤烟笑招惹的那个帝上又关我什么事?我是无辜的受害者,受害者你懂吗?”莫言愤怒了,好不容易给了她希望马上又在她面前把这希望给扼杀,她能不愤怒吗?是根草都还有三分火气,她现在时时被火焚烧,十分火气都嫌少!

然而他却没有说话只转过身来淡淡看了她一眼,那一眼虽然如水面一样平静,但是莫言可以揣测出那下面暗藏的无尽波澜。难道是生气了?这么淡如水静如莲的男人也会生气么?

莫言心里一慌,赶紧说:“我不是骂你,我只是很愤怒。你既然知道一切那么我也不用在你面前藏着掖着,我就是一个孤魂野鬼,不知道怎么搞的穿到了这个凤烟笑身上,还莫名其妙地代她受了大罪。现在我什么情况都不了解,而且还不知道以后是死是活,你看我好不容易……”

“你想都不用想。”他冷冷打断她的话。

莫言还在不停说着的嘴蓦地一下冻住了,“你究竟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莫言狠狠地咬唇,他还真不是一般的难搞。明明长了一副圣洁如菩萨一般的模样,怎么就偏偏没有一颗普度众生的心?她好话都说尽了,就差没大赞特赞他的绝世美貌,扯着他的衣摆哭诉乞求了。

“你的意思是不会帮我?”

“不能。”

“不能?不会还是不能?你不是先知吗?难道你是怕泄露了天机折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也无话可说,毕竟命是自己的,谁不跟护金宝贝儿似的给护着。

“说话呀,到底是为什么?”

“生于斯死于斯。你早已无处可去,此生你非生即死。”

“废话,人活一世最后都是一个死字,此生当然非生即死。”

“是魂飞魄散,飞灰湮灭,永远的彻底的消失。”

“哈,原来你是唯心主义者,还是有神论者,难怪我们交谈困难。”

“记住两个字:凤舞。找回它你便可以活下去,否则……”说完他便向门口走去彷佛一分钟都不想再呆。

“喂,等等。”莫言开口唤道。他走到门口的脚步缓缓一滞。

“我锁骨下的这个伤疤要怎么办?”这火一般的烈纹在背部的伤口平静了以后更显得疼痛。

“烈焰每个月初七燃烧一次。”说完他扔给她一个白瓷瓶子便直接走了出去。他从未对一个陌生人说过这么多的话,并且还全是不该说出去的话,今日还真是难为他了。

莫言打开瓶子,里面是水一般的液体,不过却比水略显黏稠。

每个月初七燃烧一次?

莫言脑海里复述着这句话,手里的白瓷瓶子突然一下跌在了地上。

难道从今以后她每个月初七都要受一次烈火焚烧之苦吗?既然如此那她还要药干什么?要药还有何用?只不过缓解一时之痛而已。

那个畜生究竟对她做了什么?她要诅咒他,诅咒他受尽这世间最苦最痛的刑罚,今日她痛了十倍,来日定要赠送他百倍千倍!

蓝衣先知走了,牢房里又回复阴森恐怖的氛围,莫言手里握着那个白瓷瓶子大脑里一片混乱。如果说在他来之前她还只是有些小无措有些小迷茫那么现在她就是彻底的惊慌。什么叫“魂飞魄散,飞灰湮灭”?她可不是傻子,若他是骗她的那么目的何在?而且说了那么久归根究底就在于第一:她不可能回去了,第二:她危在旦夕,想要活命就要找到一个叫“凤舞”的东西。不过为何她的命会危在旦夕而且还是魂飞魄散那样狠厉的下场?

还有,他说的那个‘凤舞’究竟是什么东西?

到底该不该相信他?

该死的,这个地方的人怎么全都喜欢打哑谜啊?说话说到一半再吞下去也不怕自己把自己给噎死了。

莫言摇摇手里的小瓶子,蹬了一脚趴在她脚踝上的黑毛畜生,眼皮一耷,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九重**里,花容池中菡萏早已开尽,花容凋谢后连如盘的绿叶都随之枯萎,只剩一根根茎孤零零地擎着满枝衰败后的寂寞。

蓝衣男子长身伫立于花容池旁,衣发飘逸,随风翻飞,身后是不知名的树飘散着随季节而纷飞的枯蝶,男子抬头似要寻找天空中南归的雁群但奈何天上只有朵朵高远飘离的云。男子调离目光看着不知何处的远方绝艳的脸上慢慢勾勒出一抹不食烟火的笑。

伸手接住一片飘飞的黄叶揉于手中,萧君颜微皱眉头,这些打扫御花园的该被拖出去砍了,一地的黄叶怎么都没人扫?

“君颜,入秋了。”似没有感觉到身旁的人微微的怒气宁倚歌突兀地说道。

萧君颜看着宁倚歌淡漠的神情一时失了言语。这天是越来越凉了,再过几日那极北的边关怕是要降雪了吧!

宁倚歌依旧看着那不知名的远方淡淡地说:“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君颜,本来我还在想等什么时候解决了这些繁杂的事就与你和苏如好好地大醉一场。没想到俗事倒是解决了但愿望却终究……”

“等到凤烟笑找回‘凤舞’,等到我们统一了这九幽的天下,倚歌,你的愿望就会实现。只是她的身体不知道能不能撑到找到‘凤舞’的那一天,不过烈焰血珠应该可以煅烧一下她的体质,想来可以再撑些日子。”萧君颜嘴角含笑,眉目光华无限。

“君颜,如此这般,苏如不会开心。”沉默片刻后宁倚歌幽然开口说。

听到这句话,萧君颜忍不住手上就是一紧,脑海里波涛汹涌,浮现出的又是覆灭凤家的那晚苏如跪在九璃宫中磕求他放过凤烟笑的情景。

苏如是个怎样的男人,他再清楚不过。

然那个不满十八就独帅一千人马大破北康万余骑兵获得轩辕历976年死谷大捷的天才,轩辕王朝第一大将军,剿灭太后党的功臣,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却甘愿为了一个女人,一个他恨了多年的女人而放弃所有的权势和他们之间多年的情谊。

不愿再去回想那晚他决绝的表情和誓不言悔的话语,萧君颜微定了定神说:“我已经答应他,只要在北疆训练出一支过硬的悍军替我灭了北康,我就让彻底地放过她。不过,也要看她是否能有命活到那个时候。”他笑,然眼角眉梢却俱是寒冰。

“君颜,当年的事你明知不是她的错,将罪孽全部加在她的头上并不公平。”

萧君颜诧异地看了宁倚歌一眼,语气微微有些怪异,“倚歌,你从不关心与你无关之人的事,为她你已经破例太多。”

宁倚歌沉默,夜夜仰观星宿俯察天命的他能告诉他只有凤烟笑可以找到‘凤舞’,但他能告诉他那具身体里住着的是另一个他不该去惩罚的灵魂吗?

 

颜倾天下:凤舞烈焰

画楼妖月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