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冠宠

盛世冠宠

徐葶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2-03 00:03:15

在线阅读

独家完整版小说《盛世冠宠》是徐葶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熙,流雅,书中主要讲述了: 就这样把颜寻善带了出来。白熙有注意到,一路上寻善

《盛世冠宠》免费试读

就这样把颜寻善带了出来。白熙有注意到,一路上寻善都不言不动,像是被人点了Xue一般,只有看到车窗外经过一个穿白衣的人才眼里一动,有了焦距,然后抬起脸,茫然地朝那个晃过白衣的地方看。逐渐地,看得多了,她也就能稍微正常点讲话了。

白熙嘀咕:“这是个什么病啊,好生怪异。”

哪知这话被寻善听去,她细细轻轻地道:“这是上辈子遗留下来的心病,无药根治,只能等到时机成熟。”

白熙吓了一跳,“你……你听得懂?”

“爹爹跟我讲的。”寻善看着窗外喃喃。“这是上辈子遗留下来的心病,无药根治,只能等到时机成熟。”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不用再跟我讲一遍了。”

她们进城的时候下了车,步行过去。

寻善见到不远处那座高耸的城楼时突然止步,失神看着高处楼层,眼里又茫然了。

白熙觉得好笑,她居然把青霜宫还叫做扶季宫。不过她倒是不知道痴呆如寻善还能说出“成者为王”这样的话来。

寻善问:“去了那里,我们干什么?”

“你总算正常点了,不过还是很笨,你去了那里顶多就做个杂役吧,也好的。我呢,是去做弟子的。告诉你,我一个舅父在里面做羽卫队的队长,他可以帮我们进去。我呢,会骑射会武艺。不用太羡慕,我生来就是要在这样的大门派做弟子的。多风光啊!”

白熙甚是骄傲。也如她所言,青霜宫里头是有人接应她们的。

寻善只是跟着白熙迈入那座城,走过熙攘的街,人世间特有的喧嚣味瞬间扑面而来。俗世纷扰,像潮水一样猛地涌入她的脑海。很多破碎的记忆断续钻进她心里。

繁闹的人流,大红的灯笼,喜庆的烟火,还有晃过眼角的白衣。一幕幕的片段,无法拼凑完整,却让她呼吸滞住,心里无端悲痛,又无端喜悦。

等到回过神来,她们已经站在一座宏伟的殿门前。红色高墙,金色琉璃瓦,内里的殿群无尽绵延,朱梁画栋也不过如此。这还是**。

白熙看着寻善看呆的眼,笑道:“这是偏门,我们不能正门进。以后有机会我定让你见见宏伟的大门。听说被主上改造过了,愈显磅礴之气。”

寻善不应声,走进去。一条青石路在脚下蔓延开去,通向一座小院。那是个很偏的地方,装修也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无非一间正屋,一间小厨室罢了。引她们过来的人说:“这是颜姑娘的住处,以后就是个杂役了。”

寻善对于这般安排毫无异议,只问:“白熙?”

“我自然是学艺弟子。”白熙很是傲然,“不过寻善你放心,我得空会来看你的。”

她笑着,随引路之人走了。

青霜宫沿袭扶季宫的习俗,宫内弟子分为两种,一种是学艺弟子,也是最普通的,一般不限年龄,但是有基础规定的,有专门的夫子教习剑术,学成后成绩优异的可直接进羽卫队任职。学得不好,却要降级为杂役。还有一种是正名弟子,名额不过五百,优胜劣汰,都是优质中的精英,前十名更是无上骄傲的殊荣。

当年,司简便是扶季宫中的大弟子,深得王固城喜爱。十多年前与青霜并称“扶季双骄”。谁知,一夕之间,爱徒反戈,血洗王氏一族,铸成一代悲剧。

寻善细细理着从白熙那里听来的青霜宫的往事,头痛得厉害。她不明白爹爹为何叫自己跟着白熙来到青霜宫,她什么都不会,连杂役都只是勉强。她从有记忆起就跟爹爹住在一起了,她脑海里一片空白,是个失忆之人,爹爹的话她不是常能听得懂。唯一记得的只是爹爹说过:“寻善,你是有心病之人,才导致你今日的失忆之症,这病世上无药可救,唯有出去外界才能有朝一日时机成熟,方能医好。”

她只是望着窗外,无喜无悲,也不知自己在望些什么,好像攀着窗沿呼吸到冷冽的空气才知道自己还活着一样,只是,偶尔,她也不知到底自己为何会活在这个世上。

脑海里总是划过一角白衣,似水,似雪,舒卷张弛,在风里缓缓飘过。

这角四方的被圈起来的小天地,以后就是她的全部吗?

她望着那片湛蓝的苍穹。一只花蝴蝶的风筝飘过,稳稳飞落不远处。

嬉闹声响在院外。

她下意识地走出去,看见一里开外有一群女眷扯着裙角跑过去,笑靥如花。

一白衣女子捡起风筝,笑道:“姐妹们,这风筝确实有趣。”

“有趣是有趣,只是,流雅,主上不喜宫里喧闹,秦管事也警告过了,我们这么明目张胆,只怕不妥。”另一绿衣女子惴惴。

被唤作流雅的女子转头嫣然,明眸皓齿,实在美貌。“怕什么,书人,此处偏静,谁会到这里来?”

话完,就见不远处站一名女子,直愣愣看着她们。她一惊,随即笑开:“这位妹妹是?”

青霜宫女弟子大都面上极为和善,一般姐妹相称。

寻善眼底迷离。“我是杂役,住在这里。”她一指身后的小院落。

那群女弟子皆愣住,随即有低低笑声传出。细细的交耳声:“不过一名杂役,以为是谁呢?听说新来一名……看她一副村姑打扮,估摸着是乡下来的……”

隔着不远的距离,寻善将她们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她面无表情,什么也没说。

流雅也掩嘴笑:“原来如此,新来的吧。”她美目半眯,眼里流转着说不明的风情。“新来的,知道的吧?”她扬扬手里的风筝。

女眷相伴而离,嘴里依旧欢笑着,不知是喜悦还是讥讽。

几句破碎的句子飘在风中,传到寻善耳里:“还不是听说主上喜欢风筝……我哪有那个胆子……”

终究是为了取悦,才不顾规矩,不计代价。

身为正名弟子的流雅私自藏了一只风筝,仅仅听闻主上喜爱。

寻善喃喃:“他不喜花风筝……”话落,连她自己都觉得诧异,她不过一个外人,又懂什么?

 

盛世冠宠

徐葶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在线阅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