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女也有春天

农家女也有春天

陈小丫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1-10 00:02:31

在线阅读

独家完整版小说《农家女也有春天》是陈小丫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孟小姐,戴州,书中主要讲述了: 咳咳,并不是正文完结了,而是正文卡文了,所以先发

《农家女也有春天》免费试读

咳咳,并不是正文完结了,而是正文卡文了,所以先发《番外》,默……

——————————————

我是安国公府的侯王任崇时庶出的第四子,那年我十五岁,正是鲜衣怒马,逍遥自在的年少时光,虽然不甚得宠,但也可以生活地恣意,可我却无法高兴。

原因是,我以为与我相爱的女子,我要娶的女子,要嫁给我的三哥。

她是戴州知县孟光源之女孟紫菱,有花容月貌之色,沉鱼落雁之姿,我与她相识极为偶然。

戴州是任家的祖籍,十四岁那年,我和三哥随着老家人回到戴州,一是祭拜祖先,二来也是巡视在戴州的田产。

三哥一到戴州就结识了好些贵家子弟,少了父母、祖母的约束,玩得有些乐不思蜀起来,吃酒赌牌,甚至还喝了几次花酒,我劝了几次他不听,后来我也在戴州遇上了原来在任府里教我武艺的武师傅,他又带了几个徒弟,也同样是少年心性,逢上趣味相投的同伴,日子过得畅意,也就不再管我哥哥的胡闹了。

一日三哥突然神神秘秘地对我说,戴州知县的女儿有沉鱼落雁姿,要寻法见上一见,神情很是向往。

我一笑置之,并未放在心上。

孟府老太爷祝寿,三哥代表侯府送了一份礼,三哥虽然排行第三,却是任府的嫡长子,是最有可能继承安国公府侯位之人,亲自去祝寿可是给了孟知县极大的脸面,孟知县不敢怠慢,将三哥当成了座上宾隆重接待,当然,同去的还有我。

席间三哥拉了我,偷偷地溜进了后花园,有人带着他兜了几圈,躲在了一棵偏僻的大树后,我很是不解,不知道三哥那么神神秘秘的干嘛,却被三哥告知,他早就打点好了,等会会有人引着孟紫菱到后花园来,就能见上一见名扬戴州的第一美女孟紫菱是不是名不虚传了。

等了一阵子,果然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姑娘家带着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蜿蜒而来,一边走着一边掐着花儿玩。

那时我情窦未开,却也觉得她好看,而我三哥更夸张了,目不转睛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姑娘,只差流口水了。

那姑娘走得极慢,步伐端庄,动作舒缓,我只觉得躲在树后无聊之极,竟有些昏昏欲睡了。

突然,耳边突然传来“啊湫”一声,我惊愕地回头,却见三哥慌忙地掩住了嘴巴。

可这一声到底惊动了孟紫菱,她猛地回头,目光灼灼地盯着我们的藏身之处,竟有些凌厉之色,怒喝:“是谁?”

我三哥一慌,不假思索地将我推了出去,我无奈当了挡箭牌,向她一掬:“多有冒犯,在下告退。”说完甩袖就走。

她可能没有料到我竟会如此从容自然,好似并不是在偷看,而是街上偶然遇见一般,愕然了一会,呐呐道:“你……你就这样走了?”

我晒然一笑,转身道:“小姐还待如何?”

她脸上又显出了愤怒之色:“你这个可恶的登徒子……登徒子……”她似乎不惯骂人,翻来覆去的就这一句。

我不在意地一笑,转身便走,量她也不敢说出去,这对她名声也有损,被她骂上两句又如何?

这次的会面,我并没有放在心上,但三哥却变得有些奇怪,先是延长了在戴州的居住时间,有时还见他一人发呆,“呵呵”痴笑。

可没想到,过了几天,竟又遇上了孟紫菱。

那是在一座道观里,那里的素菜做得极好,我和我的几个师兄弟也喜欢去尝上一尝,那里的道士也练了一些功夫,虽然不算特别厉害,但对决一番也别有收获,我就跑得更勤了。

一日如常一般,在道观里用过餐后,我闲适地在外漫步,却见一小丫头匆忙行来,满头大汗,神色焦急,说要请我帮个忙,我便去了。

到了道观后山,却见只有一面之缘的孟紫菱扯着手帕焦急地站在山中,见了我怔了一怔,先前那小丫头向我说明了缘由,原来孟小姐的一个丫头为拣她被风刮掉的毡帽,不小心掉进路边布满荆棘的斜坡上,正惊慌无措。

我探头一往,那斜坡有些深,但幸好荆棘的枝条柔软,正如网一般兜住了那丫头,除了一些荆棘刮伤的皮外伤外,并没有受重伤,但要救她起来却也不易,若垂下绳索拉她上来,定会让荆棘将她刮得遍体鳞伤,即使只是皮外伤,也是不好受的。

想了想,我脱下外衣,寻了根绳索绑在路边的一棵树上,自己拉着另一端,仗着自己的身手,几个跳跃到了那丫头身边,一手搂着她的腰,几个跳跃跳上了路上。

我敏捷的动作令周遭的女子们一阵惊叹,我站定,松开那个丫头,转身想走,却听的如黄鹂一般动听的声音道:“喂……谢谢你。”

我回头,只见孟小姐正看着我,眼神明亮,嘴唇红润,或许是在太阳下站久了,脸上也红扑扑的,细嫩的肌肤如玉一般,饶我不将男女之情放在心上,依然心跳慢了半拍。

我一笑:“不客气。”却见孟小姐的眼光看向我身后,我回头沿着她的眼光一看,陡峭的山崖上长了一株红色的花儿,花大如盘,细长的花瓣层层叠叠,恣意绽放,我不禁得一笑,饶这孟小姐看起来端庄,对这些花花草草也是爱的,心念一动,攀着旁边的松枝几个跳跃,将花儿采在手里,递给她:“好像小姐喜欢,我替你采了。”

突然觉得身遭的气氛一边,那群叽叽喳喳的两个丫头突然静了下来,都默默地看着我,孟小姐咬着唇,脸上似乎更红了,眼神闪烁而越发明亮,却不伸手接花。

我莫名其妙,伸手摸了摸头,讪讪地想缩回拿花的手,不喜欢就算了罢。

这时,孟小姐突然飞快地伸出手,接过花,低低地道:“……谢谢。”脸低垂得好像地上有什么好玩好看的东西一样。

旁边两个丫头眼里出现一瞬间的意外后,有些微微的错愕。

我不及细看,本来与几个年轻女子一起就有失礼仪了,忙告了退离开。

可后来我又见了几次孟小姐,也是在道观上,听说是她的母亲身子不好,她便经常来祈福,有时见到她时,她的小丫头还会很顺便地给我几个糕点,甚至一次我习武受了点伤,随手地送了我一瓶上好的伤药。

我想我和她的哥哥也是见过几次的,喝过几次酒的,大概是看在她哥哥的情谊上罢。

直到有一天,我去一个师弟家中,他家并不富有,只有一所两进院的房子,前院中了一株花,和我采给孟小姐的一模一样,我随口问师弟的母亲道:“伯母,这是什么花?”

那大娘笑道:“这是纱曼花,也称为情花,我们这里的习俗是谁将情花送给姑娘,便是看中了人家,人家若接受了,便是同意了,就可以上门求亲了。不过这是古时的习俗,如今用的人可不多了,一来这是乡野人家的法子,二来也有些冒犯,像你们这大户人家,连小姐的面也轻易见不着,更是用不上的。”

我怔住了,我原来并不知道这花还有定情之用,还采了送给孟小姐,孟小姐还接受了……

那天的饭我吃得不香不甜,前因后果细细想来,才惊觉:孟小姐是喜欢我的?是吗?

我第一次感觉到心如撞鹿的感觉,第一次觉得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好似甜又好似酸,想跳起来大叫,又想坐下来沉思……

再一次在道观见到她,我再不也奇怪为什么来道观能经常遇见她,而且都在避人处了,我站在她面前,呐呐地说不出话来,她用扇子半遮着脸,有些疑惑地看着我,却似乎被我呆呆的样子引笑了,旁边陪着她的Ru母,也就是我救起的那个小丫头的娘亲。

她的Ru母向我一福:“若公子没什么事,我等先行一步了。”想似虽然她很谨慎地每次在我们会面时都带一个可靠的丫头、婆子,就算偶然被人撞见也有话回,但两个未婚男女,相处久了毕竟不是好的。

她也随着Ru母身后与我擦身而过,我忙转头:“等一下。”

她停住了步伐,我憋了半响道:“上次的花,不是这个意思……哦,不,我是说我没有轻薄小姐的意思。”

她怔了怔,不再理我,转身快步走了。

她的Ru母看着她的背影,向我笑道:“怎么公子还是不明白?老奴在旁看得着急,你却懵懂无知,小姐又不许我与你明说,今日既你已明白,若不嫌弃孟府配不上,还请公子派人上门求亲罢。”

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呆呆地看着她们的背影一会,回到戴州祖屋思量了一会,便决定这几天便将手头的事处理一下,与师兄弟们还有朋友们道个别,便回家求夫人派人来求婚。

谁知只过了两天,我刚出祖屋便遇上了孟紫菱的Ru母并一个婆子,她将那婆子支开,悄悄地塞给我一封信,我迫不及待地窜回家打开信件,内容却令我全身冰冷,她说我们有缘无份,让我忘记了她,附信还送了一个玉蝉,是祝我寻得自己的可心人,这玉蝉便是她送与我妻子的礼物。

我握着玉蝉的手一再握紧,玉蝉是好玉,温润通透,可却铬得我的手心发痛。

过了几天,我终于得知了原因,我三哥派人上门求亲了,任茗从小跟着我,我的事他岂有不知的,一日他气愤地跑回来对我说,原来我与孟紫菱私下定情之事知县夫人也是知道并默许的,否则怎么可能在道观每次会面都能对外瞒得好好的。

 

农家女也有春天

陈小丫作者

现代言情

连载中 来源 :

在线阅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