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情桃花:谁杀死了我

迷情桃花:谁杀死了我

梁上君子作者

现言

已完结 来源 :悦客中文网

发布时间:2019-08-10 00:02:48

在线阅读

主角是芮儿,刘丽丽的小说《迷情桃花:谁杀死了我》此文是梁上君子原创的现言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高贵的灵魂,是自己尊敬自己&160;。尼采我想念那双暖手感觉。从每一细小毛孔传递传递温柔柔软而坚定。避开喋喋不休的嘴巴避开闪烁不定的眼

《迷情桃花:谁杀死了我》免费试读

高贵的灵魂,是自己尊敬自己&160;。

尼采

我想念那双

暖手

感觉。

从每一细小毛孔传递

传递温柔

柔软而坚定。

避开喋喋不休的嘴巴

避开闪烁不定的眼睛

它,轻轻对我说:爱

爱不能回避

爱,不要回避

幻想。

那双暖手

柔软如内心的轻语

缠绵。牵着我

在金秋的蓝天下

晴朗的眼睛对晴朗的眼睛

说,人群中我认出了你

认出了我自已

我冰凉的手指在你的手掌中

复苏,轻唤

让我,可以深握这双

暖手。

以身心每一跃动的灵敏神经

化成那股恰切的暖流传达

传达向你

你的每一呼吸

每一倾听

每一凝望

占据你的所有焦点

只曝光我。

如果

如果可以说

可以说我爱

爱你这双暖手

牵着我有些散漫的生活

在金秋的小径

踩上我的脚印

在你的脚印之上

在你的温暖之中

抒展。

以1:20的比例用蒸馏水稀释后二十四小时之内使用有效。过期均含强烈副作用。

“我现在就要动笔。”我激动地,“欣儿,帮我拿纸和笔。”

我拿了纸和笔回来床上。

东子写下了那个后来在我们之间特别著名和特殊的题目:

一个人或一本书(请翻看第页)

东子穿着我的一件意丹奴的黑色圆领长恤和我卖给他的淡蓝色宜而爽底裤(此处不雅,请雅正。)半跪半撅的开始在白纸上飞快地写起他那只有我爱的弯弯曲曲的小破字儿。我不许说话。只许笑。不许走开。

每写完一小段,东子就大声读给我(他总是愿意为我朗读)。还夹杂着读普鲁斯特形象中的段落,书中他刚刚读过的地方由我用橙色的荧光笔涂上。

就这样,我半躺半靠在床头的枕头和靠垫上,抱着那本1。5寸厚的天涯合订本,笑眯眯的看着我身边这个半撅半跪的我爱极了的这个半裸的为激情和灵感完全控制的男子。

过去了不知多长时间。

爱情男女相爱的感情。爱屋及乌尚书大传大战篇:“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

爱莫能助。我今晚共打死了5个蚊子,其中3个以左手拍于墙上,2个以双手于其飞行中瞬间击碎。说时迟那时快。

终于,第7页纸上,东子圈了一个大句号。(我长出的一口气睡着那个大句号中间就穿过去了)。东子简直是砸在我身上,使劲儿抱我一会儿。又咬了我一会儿。

“让我从头给你念一遍。”他一边拿走压在我身上的那本厚重的天涯,一边把我放平在床上。他的左臂从我的后颈环住我。我们躺在床上共向他刚刚完成的意外的三千多字。

摘自《欣儿作文》

我的家经过半个月的装饰,又恢复了我生前的模样。这半个月当中,芮儿一直留在武汉,她经常约刘丽丽喝啡咖,刘丽丽的表哥在冶钢销售处工作,深得冶钢老板的信任,芮儿对刘丽丽的解释是,她想多了解一行生意,说不一定哪天她转向做钢材生意也有可能。刘丽丽对芮儿的解释倒是给予了充分的信任。

但我感到好奇,这缺乏可信性。她目前干得好好的,事业正处在蒸蒸日上的阶段。更不缺钱花,我一直就知道,钱对于芮儿而言,不过是张纸币。她出生在一个富有的家庭,从小就拥有想拥有的一切。只有我明白,她干任何事都绝不是为了金钱。只是芮儿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她怎么会突然和刘丽丽谈到什么钢材,我真的想不明白。难道是因为东子?东子从事的就是材料生意,而且主要还是钢材,对了,据我所知,朱小燕的父亲在最开始的时候,也是从事材料工作,好像是什么中南物质公司的一位官员。

东子在这半个月倒是经常光顾我的小屋,他指挥工人按他设计的图纸装饰,但神情一直都是恍恍惚惚的,有时别人问他话,也是经常答非所问。我看得出他是因为我,我的死给了他太大的打击。我一直跟随在他的身边,依附着他,氤氲在他身上那种熟悉无比的气息里,目睹他的神情,但我却越来越迷惑,越来越不明白一个人如果杀了你,那又为什么会如此没完没了地怀念你呢?

时间过得飞快,转瞬就是七七了,我已经死去四十九天。据说七七是人死后最重要的一个关口,按佛教的说法,叫中阴,说是在这一天要是还没能投胎,就会永远变成孤魂野鬼。那天芮儿去了我的坟头,那天下着雨,她独自一人蹲在我的墓碑前,把一束洁白的菊花摆放在碑前。我看见了她眼里的泪水,她在那柄黑色的雨伞下显得那么孤独。但她不知道,我并没有在那个被埋葬在那个狭小的地缝里的更狭小的盒子里,我成为一个鬼魂,一直伴随着她来去。

而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够投胎?投胎到哪?也无暇顾及这些不是说头七的时候魂魄并不知道自己是死了的吗?但我却清清楚楚地明白。不过我怀疑这一切,我们从开始成为人类起,就一直不承认死亡是和活着时完全不同的两种存在,总是认为死亡是生存的另外一种形式。但对于我来说,死亡和生存没有什么区别,我还是这样整天地跟随着东子,跟着芮儿。只是我没办法和从前那样,让他们和我自己相互感受到肌肤的冷热。

整个过程里,芮儿只说了一句话:“欣儿,我想你。”

然后东子出现了,一样捧着一束洁白的白菊。他的出现没能让芮儿改变自己的姿态,东子就那么默默站在她的身后,他没有打伞,就那么任凭雨水淋着。

我死了,我死于一次自杀,一次服药后的割腕自杀。我什么都知道,唯一不清楚的为什么我会这样死?是谁促使的我的死亡?我的躯体变得失去生机,变得丑陋无比。然后我被人们处理掉了,处理成一小抔灰白色细细的灰尘,埋葬在荒郊野外。我清楚地看着这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看着芮儿和东子,这两个我最爱的人,继续着他们的生活。尽管现在他们的生活里还有我的存在,但我不知道,这会延续多长时间。

 

迷情桃花:谁杀死了我

梁上君子作者

现言

已完结 来源 :悦客中文网

在线阅读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